永恒的网

将游子“一网打尽”!

——题记    

转眼间,时间就哗啦啦地流走了,太阳也藏了起来。我站在阳台上,发着呆。随着寒风,目光在灰蒙蒙的天空中,向城市的尽头、远方的大山飞去。

母亲亲切的呼喊使我从“羽化登仙”之中回过神来。我急忙跑去整理自己的生活用品,我和母亲拎着大包小包,踏上了旅程。

汽车飞快地奔驰于柏油路面上。城市里高高耸立的大厦随风而去,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面带微笑。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来往汽车的呼啸声、人群的喧闹声随着我的口哨声,从耳边溜去。

窗外,不知不觉间,视线就与大片的绿装了个满怀。汽车的呼啸声时隐时现,不远处的山里,鸡鸣声踩着炊烟,向大家走来。也许是在路途上的时间太久了,或者是看足了窗边的一草一木,我耐不住性子了。母亲看着我,面带微笑,“大家快到了……。”

小车载着大家,翻过一个又一个山包,穿过一条又一条小巷……终于,大家到了。

我和母亲拎着大包小包,下了车。还未来得及敲门,一个熟悉的身影早已从门里走出。她面带微笑,站在门前,张开双臂迎接大家——我亲爱的外婆。

见我和母亲拎着大包小包,外婆赶忙走上前来,“来来来,我帮你们提进屋。”在外婆的再三劝说下,大家只好把几个小包带给外婆,自己拎着大包,进屋了。屋里,表妹正看着电视,哈哈大笑。厨房里,传来了外公忙活的声音。

“你们哇,来得正是时候!”外婆高兴地说,“饭就快弄好啦,耍阵子就可以动筷子啦。”

“我这边搞不过来了,快来帮我!”外公在厨房叫着。

“唉,他听到你们要回来吃饭,高兴惨了!”外婆笑着说,“你们看嘛,平时不怎么做饭,今天他硬是要自个弄菜给你们。”

“怎么还不过来!菜都要糊了!快点过来把菜舀出来!”

外婆只好收住嘴,往厨房跑去。她一边跑一边吼道:“你这么着急干啥子嘛!跟他们吹几句龙门阵都不可以嘛!”

妈妈去厨房帮忙,我和表妹坐在沙发上,一起等待年夜饭的到来。

临近开饭,妈妈掏出个红包来,递给表妹。表妹脸上瞬间炸开了花儿,双手紧紧握住红包,好似一件宝物。我自然也是想给个红包的,可我也是个娃子,只不过是一个大娃子,理应属于“讨钱”的队伍。可苦于我是个大娃子,本是没钱的,我只好从兜儿里拿出一条没开封过的白巧克力递给表妹。表妹虽没从我这儿讨到红包,但脸上依旧灿烂。

随着外婆的呼喊,大家便上桌了。年夜饭已经摆在了饭桌上。

桌上,外公说道:“难得全家团聚一回,话就不多说咯。吃饭!”随这干净利落的声音,大家便开动了。

桌上的饭菜还挺丰盛的,炖鸡、腊肉、香肠,还有酸菜鱼……这饭菜虽然朴素,但却不简单,因为其中饱含着一家子人浓浓的“情”。

我向来是不爱吃鱼的,因为鱼刺儿多,吃起来极其麻烦。可不知怎的,在家里,这鱼吃起来却一点也不麻烦。我想,这不仅仅是鱼的鲜美,更是那一边挑着鱼刺儿,一边与家人唠叨,观看春晚的热闹氛围吧。

窗外,鞭炮声披着寒风,在夜空下翩翩起舞,挥洒着漫天“红花”。黑夜中一个又一个明亮的灯火,仿佛述说着一个又一个团圆的幸福。

“走!”外公说道,“大家也去放鞭炮咯!”

我和表妹兴高采烈地走出门,大人们拿着鞭炮和烟火紧随其后。

到了坝子,外公把一大卷鞭炮铺在地上,鞭炮好似一条伏在地上的盘龙。我和母亲,则拿起烟花。而表妹因为年纪太小,只被允许站在一旁,同外婆一块儿观看。表妹难免有些小生气,鼓起了小圆脸。

“三,二,一,点火!”大家一起倒数。鞭炮噼里啪啦声响个不停,震碎了凛冽的寒风。烟花嗖嗖腾空而起,划过屋顶,照亮了夜空。

一阵欢声笑语过后,大家回了屋,围坐在电视机旁,嗑着瓜子,收看春晚。随着新年钟声的敲响,新的一年到来了。

“过年好!”

大家一家人聊起了家常。外公外婆一直很关心我的学业,希翼我能考上好大学。虽然有些繁琐,但也挺开心,毕竟一家人终于又坐在一起了。外公外婆看着我和母亲,满意地笑了。我望着窗外新落成的宽敞公路,看着外公外婆新装修的房子,也笑了。一家人难得团聚,既想哭,又想笑。可过年就是要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我只好将眼泪收走,留下一片欢声笑语。

第二日早晨,我和母亲就得和外公外婆,还有可爱的表妹告别了。母亲还要赶回去,明天就要加班了。

临走前,外公外婆把大家送上车,还拿来几只新鲜的土鸡。我和母亲的感动溢于言表,只好挥手告别。他们也跟着挥起手,大声说着:“明年也要过来耍哟!”

我回应着:“好!”,只不过这声音有些颤抖。

汽车缓缓开动,外公外婆的身影渐渐远去。一轮红日从东山升起,赶走了黑夜与严寒。在阳光下,只剩下他们花白的头发和老去的身影。

春节,仿佛一张永恒的网,将在外闯荡的游子“一网打尽”。这张网是那么结实、有力,以致永恒!

下一篇:火星勘探之旅 上一篇:走不出的村子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