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的觉醒——读《皮囊》有感

如果有来生,我愿做自由飞翔的青鸟,我愿做轻巧灵动的游鱼;我愿做默默无闻的奉献阴凉的树,我愿做卑微低贱的短小隐忍的草,而不愿意做一个裹着皮囊的、虚荣心膨胀的人。

当我在一个没有繁星的深夜,翻读这本《皮囊》,我的内心竟有一种莫名情绪涌动的感触。

踩着闽南小镇巷弄的石板,吹着又咸又涩的海风,在物质贫瘠的小镇上理想丰满地生长。在父亲颠簸的人生起落里,在亲人朋友的生死奔赴里,在童年玩伴分道扬镳的慨叹里,在小镇传奇的绽放与破碎里,在追逐前程与回望故乡的纠结里,我仿佛看到那一暮暮场景,感受到其中真实能触的感动。

故事开篇说:“肉体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如果你整天伺候你的皮囊,你不会有出息的,只有会用肉体的人才能成材。”这样一句话做为开篇,不是简单的一句话,而是道出了生活真谛。

当大家裹上虚伪的皮囊,身处世俗得到的洪流里,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初心,遗失了自己的本性。为了相貌美好,不惜花高价换一张美丽漂亮的“假面具”示人,为了物质、功成名就,抛弃原来真挚纯粹的理想;为了身体安闲、舒适,放任自己,拿“顺其自然”敷衍了事,两手一摊毫无作为。

“偌大的城市,充满焦灼感的生活。每每走在地铁拥挤的人群里,总感觉自己会被吞噬,人都太渺小,而在小镇,每个人都那样复杂而有趣,觉得这才像人。”编辑蔡崇达是从小镇走出来的人,他所感所念的生活,纯粹而质朴。当他跨入城市,过上了常人羡慕的理想生活,又觉得繁琐而无力。这,也许就是人最真实的本性。

当伪善的皮囊被剥开,又会展露怎样的本性?编辑以乌托邦式的手法、卡夫卡示的悲剧为大家展现开来。“小镇阿小为满足虚荣与快感,奋力追随香港阿小的脚步,模仿香港阿小身上的一切,最终成为其附庸;有一个立志要干大事的“天才少年——文展”,在历经努力、奋斗,还是被现实打败,成为无处安身的“平庸文展”;“一位名叫“厚朴”的恣意张扬、随性生活的大学青年,在追求梦想的途中经济实力不足,甘愿去工地打石头,最后还是依顺于残酷现实,四处流浪,放弃生活,选择自杀。”

一个个看似平凡却不平常的人,本该有完整美好的结局,却在各种各样现实生活中的欲求与物质中沦陷,不得不选择了平庸的人生。或许,在追求物质的过程中,大家的双脚走得太快,以至于把灵魂远远落在了后面。忘记了,大家为什么活着,大家应怎样活着,大家怎样在有限的生命里获得灵魂最本质的快乐。

不管怎么说,我也没能真正摆脱贪和欲。总想要忙里偷闲玩上三分光景;总是会在荆棘坎坷中解放自己,获得轻松愉悦;总喜欢做一些与正事无关的琐事,满足自己的欲念。在我这副皮囊之下,现在或许还未受功利侵染,但也许有一天,我也害怕自己在寻求梦想的途中,丢掉灵魂,迷失自己,成为皮囊的奴隶。

生活现实和自我期待的差距太大,让人容易开发出不同的想象来安顿自己。我真想和你好好谈谈,关于大家要怎样享受生活,而不是如何让虚望的梦想膨胀自己。

下一篇: 上一篇:火星勘探之旅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