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伤秋意 琵琶觅知音

秋天,本是一个伤感的季节,但在元和十一年,湓浦口边,在瑟瑟的秋风中竟夹杂着一丝重逢的喜悦。

元和十年,乐天兄左迁九江郡司马,本该为他伤心,可如今在这浔阳城内偶遇到,心里竟有一丝窃喜。毕竟终于能和好友重聚,乐天兄见到我,便带我到浔阳江边的亭子里,叙说往事。太阳渐渐隐落山头,天空中也出现几颗星星,群山环抱着江水,虚无缥缈,若隐若现。耳边时不时传来秋风吹动荻花的声音,如此景致,却教人留恋万分。

天色已晚,本想坐船离去,正和乐天兄挥手作别之际,江上传来一阵琵琶声,悠扬婉转。只见乐天兄皱着眉头,望着水面,眼睛微微放光。我原以为是乐天兄的故人,能如此知晓他的心思。可当乐天兄派人询问弹琵琶的人是谁,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素不相识。这时候,琵琶声却停了。乐天兄邀请我和他一同去看看弹琵琶者的真容。乐天兄万般邀请,弹琵琶的姑娘才肯现身。她着着一身蓝色的素衣,肩上披着白色轻纱,腰若纨素,三千青丝绾起一个松松的云髻,纤纤玉指托着琵琶,挡住了半张脸,尽显娇羞。虽然略微年老,但仍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韵。

她首先拨了拨弦,但看她的神情,好像已经弹出了她所有的愁思。她先弹奏了《霓裳》,随即又弹奏了《六幺》。琴音时而粗重急促,时而亲切细柔如私语,弹到动情处时,宛如女子在低泣。琵琶声在暂息后,忽然又爆发出激越雄壮的乐音。乐曲终了,她用拨子对着琵琶中心划一下,四根弦同时发声。到这,这一幕才算结束。乐曲虽然演奏完,但周围一片寂静,没有当时的喧闹。我向窗外望了望,月亮倒映在江面上,十分剔白通透。应着这景,连我这样平时不懂音律的人,此番也是感慨万分。

思绪回到船内,只见那琵琶女,整衣敛容,说起了她的伤心往事。据她说,她以前是京城女,虽然没有背景,但在京城弹琵琶的技艺数一数二。年轻的时候,因容貌清秀动人,不少的富家子弟都争着送她礼物,想得到她的芳心。这样的美好年华,年复一年,无意间,已蹉跎了岁月。弟弟从军,阿姨也离她远去,现在她年老色衰,只有嫁给一位商人,可她的丈夫看重利益,经常去外地办事。感性的琵琶女经常独自在家,夜里梦到年少时,只能独自抹眼泪,任凭脸上妆阑干。说到这儿,琵琶女早已热泪盈眶。

唉,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乐天兄在旁感叹道。的确,乐天兄刚迁谪到这浔阳城的光景也不大好。乐天兄喜爱音律,可在这偏僻的浔阳城内,哪里有可以入耳的丝竹?唯一听到的,只有杜鹃的哀啼罢。就算身体不大好,却也经常独自买醉。如今能听到悦耳的琵琶声,而这琵琶女的经历与他如此相似,总能引起无限感慨。想到这时,果然,乐天兄对琵琶女道:还烦请你再弹奏一曲,在下不才,想为君翻作《琵琶行》。

在诉说往事后,琵琶女此番弹奏的乐曲所透的哀情,略微少了一些。弹完之后,众人又联想到她的经历,都已湿润了眼眶。宴会结束后,我想向乐天兄告辞离去,可正当我抓住他手时,才发现他的青衫大部分都被泪水沾湿了。也许这就是在低落时巧逢知音的感觉吧,参半忧愁,参半喜悦。我一一向友人辞别后,乘着小舟离开了。这时,天微亮,江面又是另一番景象,听着船桨拍打江面的声音,我收起了内心的感叹。

多年以后,我和乐天兄在民间乐坊里听过无数倡女弹琵琶,但似那一夜的琵琶声,终究不会有了。那年的秋逢故人,确是一桩妙事。

人生数十载,总是会结识诸多文人雅士。但一位知音,记在心头,足矣。

下一篇:“阅读之星”评比细则 上一篇: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