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的诗——用罐子装星星|周坤

学生的诗——用罐子装星星

周坤

编辑系高20192班学生

引导老师:廖兵坤

    周坤是我的学生,但我没有教过他写诗,写诗不是教出来的。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多少对他有一些影响。还记得第一次走进他们班级,布置了一个随堂写作练习,我看到他在写像诗一样的东西,翻开他的本子,果然。一口气看完了他的习作,能看出他很有些天分,也足够敏感,但是和大多数中学生的诗一样,情绪化比较重,青春期色彩太明显。一开始,中学生写作的典型问题他几乎都占尽了,所幸他细读了《当代诗经》《新世纪诗典》,观念上有些更新,他的诗终于开始有了自己的语言,诗歌也有温度了,言说的口气也开始形成个性了。但这还远远不够。

我不主张每个人都来写诗,但私以为我的学生要读得懂诗。很多人都读过诗,但不一定读得懂诗,究其原因不是诗有多难,而是现代诗在中国的土壤上生长太过艰难。一出生就是异类,怪胎,成型之后,又营养不足,只好借助古典文学来还魂。所以现在的人读得懂的诗依然是三四十年代的诗,或者更高一点的读朦胧诗,朦胧诗之后的便不予理睬了。我只希翼能带给学生更多好诗,让他们跟得上现代诗歌发展的步伐。

总之,诗可以让大家离这个世界最敏感的部分更近一些,我愿意身处这个时代最疼痛的部分,去寻找日常生活中那些不足与外人道的微妙的诗意。

 

——廖兵坤

 

《用罐子装星星》

 

你是一颗星星

运转在群星之间

我好怕你跑掉

所以我造了一个罐子

把你装进去

我想把自己也装进去

但没人来装我

 

 

《方寸》

 

我的玫瑰

在一千四百光年外

她的名字

叫开普勒-452b

她是一颗天外的行星

每天夜里

我手捧玫瑰

却不想送给任何人

 

 

《葬礼》

 

一颗氢弹

只有十年寿命

终寝之日

被发射进无垠的太空

抬头

我看见一颗太阳

一颗只有十秒寿命的太阳

还有欢腾的中子

脉冲

辐射

也听见了一颗洁白的灵魂

在聚变中哭嚎

            

 

《镜子》

 

人群之中

我看见了熟悉

而又陌生的背影

我想要走近

去拍拍她的肩膀

问一句:

你还好吗

却陷入了

泥潭般的人群

我死命地挣扎

想要出去

我怕我已经

陷入了

他们的背影

 

 

《蜡炬成灰泪始干》

 

晚自习

我无所事事

盯着黑板

发现红粉笔留下的

尸身

啊!

老师

是你的血痕

 

 

《丢掉了什么》

 

你问我谁最可怜

我说放射性元素最可怜

因为他们在衰变中

把自己

变成了

别人

 

 

《吃香蕉的猴子》

 

天上的每一朵云

都是上帝的眼睛

在天上看着人们

上帝说:

这些走来走去的“小人儿”

真无趣

不如在动物园里

吃着香蕉

看猴子

 

 

《私奔的盐》

 

每次炒菜我都会放两次盐

爆炒时放一次

出锅前再放一次

这样才会有味道

你知道的

锅里太热了

有些盐会跟着水汽

私奔一会儿

 

 

《树》

 

千百万年前

土地葬掉了树

千百万年后

人砍掉地上的树

挖出地下的骸骨

并建起了一片

钢铁森林

仿照树的样子

不知何时

这些树又被地球回收

 

 

《画光影》

 

我伸出手

用五根手指

在纸上作画

手指在不停地跳舞

一二三四五

五四三二一

滴滴答

滴滴答

真漂亮

可你看不见我的画

因为你不会想到

有一个人

画光的影子

在一张白纸上

还那么开心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