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那次关于学问的硝烟 重庆18中英语教研组舒伟


  题记:敢于质疑,是我给予学生在课堂上至高无上的特权之一。正因为与学生在课堂上千百次的思想碰撞,才产生出无数灵光闪现智慧的火花,从而实现教学相长。

  那天在讲解一篇阅读理解时,学生对我排山倒海地“声讨”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来得更猛烈一些,以至于额头上微微冒出了冷汗。文章大概讲述的是一个人以前记忆力非常好,后来由于某种原因而有些健忘,在采取了一些措施后记忆力明显改善。在对文章的某些细节做判断时,很明显答案是:The woman is trying to improve her memory(那位女士一直在尽力改善自己的记忆力) ,而他们坚称She is more forgetful than before(她比以前更健忘)才是正确选项。不得不说,实验班那些固执的小精灵,当质疑成为一种习惯,要他们轻易屈服于参考答案简直比登天还难。不过那个狐狸精(本人对干扰项特有的昵称),的确潜伏得够深,再加上自己备课时,只关注到自己所谓的正确答案而忽略了这个“小妖精”的胡搅蛮缠。此刻,他们精诚团结在以那个“狐狸精”同志为首的领导下,共同守卫着他们那个自以为是的阵营,看来不能“养虎为患”啊!“这个从英语学问的角度和表达习惯也讲不通啊”,这时候,为了达到他们所谓屈人之兵的目的,还有人居然搬出了学问这个经常被我用来反败为胜的制敌杀手锏。“好,学问,咱们就讲学问!”,自己的秘密武器岂能轻易为他人所用。“She is more forgetful than before是一个比较级,那么请问什么是比较级?”“这还不简单,就是比什么更---”那些小鬼也毫不含糊。“没学问,真可怕!”大家围绕着学问这个中心一直寸土必争。“我举个例,老外和小强的对话,大家看小强对老外的回答到底是褒还是贬。

  老外:Your English is quite good

  小强:Thank you! But compared with yours, mine is much worse.

  从他们俩的对话,老外估计会觉得很受伤.”

  “很受伤?”,那些小鬼错愕不已,质疑的眼神更加坚定“明明是在对老外的赞扬啊!”

  “从语法上来讲,一点问题都没有,从中文的意义上来讲,也完全没有问题。但是从英语学问的角度来看,这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面对他们无限迷茫的眼神,我不紧不慢。

  “在英语的学问中,不仅有比较级,而且还分为正能量和负能量比较级。在表扬别人的时候,大家通常要选择正能量的比较级而要避免负能量的比较级,否则真的会达到一种‘损人不利己’的效果。比如刚才小强说的worse这个比较级,它就是来源于bad。小强口中说的My English is worse than yours。言下之意就是,Your English is bad, and my English is worse,大家现在来看是对老外的褒还是贬?同理,别人在表扬你you are so slim时,大家千万不要用Thank you, but I am much fatter than you.因为那样的话,是在说you are fat and I am much fatter,同样也是在损人不利己。“哦”,简单的一个字表达了那群小朋友最可爱之处:一旦他们认定了一个理字,所有的飞扬跋扈立马销声匿迹,并且不带走一片云彩。“那咱们再回到你们一直所仰仗的原文,再来看这道题目为什么不能选你们所认为的答案?”,不依不饶,乘胜追击,也是我在与他们无数次弥漫硝烟中慢慢形成的style。“原文中用的是I used to have a good memory,表达的是我过去记忆力非常好,而选项中用的是比较级,I am more forgetful than before表达的意思是I was forgetful and I am more forgetful than before明显与原文事实不符。”一个学生起来分析得头头是道,那群可爱的小朋友也并没有吝啬他们的掌声。

  后记:关于这场学问的硝烟早已告一段落。而在我课堂中这样的硝烟几乎每天都还在上演,我也很自虐般地对这种硝烟乐此不疲。今天的英语课堂上,在谈到my wife时,我无意间运用Despite the fact that she is a doctor, she is much more talented in English时,一位男生略带戏谑般的口吻大声赞扬:“这个正能量的比较级用得好!”引得全班同学一阵哄堂大笑,看来上次那场关于学问的的硝烟真是让大家记忆犹新啊。英语是一门语言,语言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学问的差异和冲突,如何运用学问这个秘密武器来为英语教学点睛,注定是大家作为英语教育者该持续研究的课题。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